從甲仙到小林,原來是台21號公路,約13公里,但現在21號公路甲仙到小林段,經過近旗山溪河床部分的道路已被八八水災沖垮,,必須經由縣道進入。
雖然已經在3個月內到小林村8次,但每一次都被破碎的山河所震懾,原來據說是青翠的山巒,現在都顯露出猙獰的面目,越來越有月世界的子。
河上灘上的一條矮長的橋,已經可以通車到對岸,但未來大水若沖來,已會垮。
台21線的替代道路在一路上都有指標,引我走去小林。
小林村倖存的52人中,有部份決定居住在杉林鄉月眉村慈濟興建的「永久屋」,但仍有十戶左右想回到小林村第1至8鄰的五里埔。
在進入五里埔的一戶人家,門口放了一塊石頭,上面刻了2個連起的洞,有些神秘,不知是什麼宗教的象徵。
當地人告訴我,其實這是這戶人家用來養蜂的,去山上把一蜜蜂窩搬下來,放進石孔中,外面蓋上木板,就成了蜜蜂的新家。
小林人的處境有點像蜜蜂嗎?從山上滅村被移到杉林鄉的組合屋,等著新的永久屋,或是大善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來的「有機農場」。
山坡地開發一定是在光天化日下的,不可能在房間裡秘密進行。政府有衛星、農林航照所定期的攝影,以及直升機空中攝影,還有許多河川巡守隊、警察、林務人員,違規開發山坡地,舉發需要公權力,都是政府的工作,但無人執行,其實後面的官商勾結不言可喻。
而最大的水土保持破壞者不是別人,而是政府。
在台灣各地,鐵皮工寮無所不在,只要有人,就有鐵皮屋。
從甲仙進入小林村的前端(南面),是第1至8鄰的五里埔,2009年11月25日中午,天氣晴,進入五里埔時,小林村上方的鞍輪名山崩塌赫然映入眼簾,過了1百多天,景象還是非常驚悚。
小林村有兩個主要的聚落,五里埔是小林村的前段,在一面台地上,在戶籍上是第1鄰至第8鄰,在八八水災時受災較輕。發生土石流與山崩的是忠義路段的第9到19鄰。
每天面對埋了5百人的崩塌地,誰還有心情工作、生活?因為天氣不好,莫拉克颱風之後,農作物也生長不好,台21線旁的一戶農家,果樹稀落。
山區一過午後,山上的雲嵐就開始壓下來,漸漸整片山都會被雲霧覆蓋。
依照通過的《莫拉克颱風及八八水災重建條例》,政府可以徵收民間土地,供災民家園重建之用。而小林村民要的不只是一棟房子,還有可以耕種的土地。而五里埔的地重新規劃,成為新小林村重建的耕地,是非常重要的。
據村民表示,這片在旗山溪西岸的山,是這兩年崩塌的,而且越來越大。
許多人都看過從這一個地點拍攝的小林村災後景象,我來了幾次,第一次有很大的水,很難通過。很難想象,還有4百多人,和一百九十多戶房子壓在這些土石之下。
現在水退了,這裡已經像是一片小戈壁。
現在看起來一片死寂的河灘,未來還有災難。
在這片荒漠中,竟有一頂小帳蓬,原來是中央大學的研究人員,來此進行地質變化的調查。
聽了許多災民的口述,還原、重建了一小部份的現場,面對這片無語大地,給我什麼啟示?
遠眺小林村殘存的太子宮,這是47位倖存者聚集、逃出的地方,他們在8月9日上午6:10分後,陸續手腳並用攀爬上後面的山坡,年紀大的有八十幾歲的,小的還在襁褓中,一路連滾帶爬,互相幫助,到後面的平台上第了3天2夜,也獲救。
而現在一條寬大的土路,正後太子宮後方穿過,一直通往獻肚山,這是新台21線。
這條路只能用一個「絕」字來形容。
小林村可以被人憑弔的建物,只剩下太子宮和幾棵高高的檳榔樹,和山坡上的一片雜木林、竹林,只剩下1%的小林村。
後面的崩塌地,非常壯觀,而公路局竟要在這片鬆軟的土層上興建一條馬路,直通下一站那瑪夏鄉。
路是人走出來的,包括「死路」
看到在黃土堆上的路,都是用我們納的稅,他們去作孽。
不同的宗教都來小林村現場進行各式法會、儀式。
各路神佛都來保佑台灣了嗎?
台灣人這樣惡搞,再慈悲的神佛都會遺棄台灣的。
第一次來小林時,我會經開玩笑,說是來「驗收成果」。過去20多年來,看到台灣瘋狂的「開發」,就預言會有一次比一次重大的毀滅性災難對準台灣而來。這預言不幸言中。
可是真的到了小林村,看到5百條人命,和自然生靈,在一夕間成為死亡之地,真的沒有任何開玩笑的心情了。
這條路,沒有工程評估,沒有工程圖,沒有工程預算,沒有水土保持,沒有環境影響評估,不需考慮任何法律,也不用公告招標。
因為台灣立法院在2009年8月26日,通過了《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災後重建條例》,毀棄了一切保護生態環境的法規,通過了1200億元的「特別預算」,也不受預算法舉債上限的限制。
這條路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
錢不能帶來幸福,只有滅絕!
左下方就是太子宮,8月9日上午6點多,小林村倖存者通過這裡,逃命。
現在已經是一條大馬路穿過,右邊的山壁隨時可能崩塌。
這還是小巫,後面還有更多的大巫。
路邊的土堆十分鬆軟,風吹草動,下方的太子宮就不保了。
政府常把科學、專業來搪塞人民的問題,我們要問,何為科學?何為專業?這樣開路科學嗎?專業嗎?
如果科學與專業不能造福人類、社會,這和希特勒的種族淨化論有何不同?
人民只需要常識就夠了,因為所有的常識是「科學與專業的結晶」,人類文化的共識。
究竟8月9日上午的山崩威力有多大,沒有人估算過,但是目擊者都說,靠河左岸的房子,都被打到河的右岸,這張晚面對的對面。
在八八水災後,小林村獻肚山還有一些倖存的樹,但是現在卻被怪手剷平,看來天災好躲,人禍難逃。
這條路有多寬?請注意看,有沒有看到角落的那台壓路機?
台灣人一點也不慎終追遠,什麼好東西都會被當成垃圾。
家屬祭拜逝去的親人後,就一走了之,留下垃圾。
什麼樣的人民,有什麼樣的政府;什麼樣的政府,有什麼樣的人民。
繼續和北方走,回頭看一看。
在Google Earth的3D模式上,可以看到小林村東面的獻肚山是一面青綠的樹林,可是現在已被土覆蓋,再開了馬路。
完全沒有水土保持
在沒有水土保持計畫下,就任意開路,這是通往災難的「任意門」
人和自然是一體的,小林村的災民今天的遭遇,和這些樹木很像。
逃過了天災,逃不了人禍。
要不要賭一把,下一次何時會崩落?
這片崩落,毫無疑問,是崩向河床。
這片崩山的後方,還有一大片更大的崩山。
在這次旅程中,有許多張片是一點連續拍攝的,可以用Panorama(環景 )方式結合起來看。
現在看起來是一座山丘,但不知道8月9日前它有多高。
沙丘上的城堡不可靠,在崩塌地上開路,更是愚不可及。
這條路沒有施工圖,隨時有即興的創作,有路就走。
看到大面積裸露的山壁,未來一定用水泥包起來。
更多的水泥!
趕快買水泥業的股票吧!
看起來,這條路真的是通往崩塌。
這些砂石堆,像是隔音牆一樣高。
回頭再拍一張
看到的土石真是這輩子最多的一次
這條路是從原來的八號橋開過來的,在照片右上三分之一的一棵檳榔樹(很小)就是太子宮。
再向前看
這條路沒有路基,沒有規劃,就是硬蓋。
這很像美國牛肉輸入、和中國的MOU、ECFA等,原來可以好好規劃,好好設計的,都不管了,就是蠻乾。
旅居中國大陸時,2000年提出「西北大開發」,看到許多像這樣的開路照片,在西北黃土高原上。
這些張照片,如果你不知道這個網頁的標題,你認為會在哪裡?
不要以為小林村離我們很遠,就不用擔心。
別忘了統治小林村的,和統治我們的,是一樣的政府,他們對人對事的態度、心態、手法是一致的。
遠跳鞍輪名山最高的崩塌點,離越域引水工區只有3公里遠。
200多億元的工程,害了6、7百條人命啊!
這些土哪裡來的?都是越域引水開山炸山,讓旗山斷層崩裂,再加上大雨的沖刷、浸蝕,整座山崩下來。
這些土堆上,已經開始長了新草,未來3年如果沒有攪動,會是青翠一片。但下面還是隨時會崩潰的堆積土層。
這條路要通往那瑪夏鄉,可是那瑪夏鄉只有800多戶,3500人,南沙魯村(原民族村)滅村後,只有20戶還在爭取遷回,人口又再流失,為什麼要蓋這麼大的路?
8月9日上午6:09,這裡不知道有多少土石經過這裡,「萬馬奔騰」也不足以形容,比大巴士還大的石頭,由1300多公尺的鞍輪名山崩落下來。
這裡應該是獻肚山的最高點,看到對面的山上有兩條巨大山崩的痕跡,一條像是被鏈鋸鋸過的傷痕,右邊大面的,像是一個原住民的人形圖騰,又像是一個鬼爪印。
小林村標高370公尺,大石從這裡砸下,重力加速度,讓下方小林村100多戶無一倖免。巨大的力量,把房子推到800公尺的河對岸。
鞍輪名山原來的標高是1370公尺,現在剩下800-900公尺,山頂已被雲霧蓋住,隱約仍可看到頂處的淺色雲母與石英的反射。
原來這裡是旗山斷層經過,經過地震、越域引水工程炸山震動,再加上大雨,就造成了小林滅村的慘案。
鞍輪名山屬玉山山脈,越過下面的旗山溪,正對面是阿里山山脈,也有巨大的崩塌。形成恐怖的鬼爪印。
接上一張的環景攝影
再接上一張
再接上一張
這幾年「堰塞湖」忽然流行起來,就是山崩、土石流後形成的阻擋,將水蓄積起來。
眼前這一小片「堰塞湖」只有十幾公尺寬,幾十公分深,不算什麼。
堰塞湖如果有過多的水進入,可能把土石溶解,大量蓄積的水瞬間沖下,就像抽水馬桶一樣,水的力量瞬間釋放,產生巨大的水的沖力,下游的人民生命財產就遭殃了。
因為這一片都是崩山下來的土石,十分鬆,路可以開得又寬又直,看起來很好,但是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路,未來山雨一來,又要再修路了。
再騎了一段路,鬼爪印似乎是如影隨行。
向前再過一個小丘,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到這條馬路的工程有多麼「浩大」。
此時是中午,工人停下來吃便當,休息一下再幹活。
這條路基本上是無中生有的,沒有設計,憑著感覺不斷挖下去。
這裡停了很多輛車,都是工程人員的
看了前面的景象,已經夠驚人的,再繞過這土丘,還有更厲害的。
過了土丘,就看到一條向下成40度的下坡,又急又彎。
另一個拍攝角度
旁邊的土石隨時崩落
可能比家裡的肉鬆還要鬆。
這條路是開在土石流上的
這裡原來是小林村的「大竹溪」,過去一直相安無事,但是3年前越域引水動工後,前年和去年都發生土石流。
小林村(北面)第16至18鄰,在8月8日就發生土石流,村長和村民以及330怪手出動,清除土石流,土石流就從大竹溪上游沖下來。
這裡土石流雖然嚴重,但並未造成小林村的死傷,而是後面的鞍輪名山崩塌,造成500人喪生的滅村慘案。
結果土石流的責任,就無人追究了。
過去林務局的「造林」,先砍伐了原生的森林,後來補植人工林,依照村民描述,1960年代王永慶的台林公司就在這裡伐木,也可說是小林村滅村的遠因之一。
為了讓大家更能看清楚,以3張環景攝影拍攝。
環景2
環景3
這裡的植被本來就很稀疏了。而水土保持不進行上面的復育工作,只在下面進行水土保持工事,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走到這裡,真的是沒有太多話要說了,因為無法再形容台灣人的愚蠢。
前面的幾張照片只是說明大竹溪土石流問題的根源,而路還要走下去。
「安全第一」這樣的字在這裡顯得非常刺眼。
最近幾次進入荖濃溪、楠梓仙溪(現名旗山溪),高屏溪上游,過去總認為怪手是非常巨大的,但在這裡,怪手都變得很渺小。
這棟房子現在離溪谷有近百公尺,8月9日清晨,山崩形成堰塞湖,水幾乎要淹到這些房舍。
這樣的景象很少見,一不小心怪手都會滑下山坡。
岳飛的母親在他背上刺了「精忠報國」,怪手背上寫的是「安全第一」。
山上的鬼爪印,都是怪手的傑作。這些怪手每輛重33噸,相當30輛小汽車的重量,價值500萬元。
渺小的怪手,人類無盡的破壞。
不知道在地質上,這是什麼現象。
在過去幾年中,居民發現獻度山上有許多新增的裂痕,大家懷疑是越域引水工程後的傷痕。
對面的山坡也出現崩裂,這還算是輕微的。
因為土質相當鬆軟,怪手的工程進度很快,一天可以進數百公尺。
旗山溪兩岸都是崩潰的山巒。
這條路沿著山壁而開,越過好幾個崩塌地。
未來這裡肯定還會再崩塌。
坐的是這段工程的監工,這項工程已經進行快兩個月了,在這裡工作其實既辛苦又危險。
因為怪手還在努力工作,路尚未通,走到這裡,就要回頭。下次再來,可能可以走得更遠了。
這條路上來時還不算難,但回去下坡時,才發現相當陡峻,我騎野狼,必須靠一、二檔下山。
說這裡是黃土高原不為過吧。
大家可以很容易看出未來即使不山崩,但土石流可以由此經過,開了路,永遠都有土石流。
台灣在北迴歸線上,若不是中央山脈,台灣將是沙漠島,我們現在正目睹台灣沙化的演替過程。
如果我們從小林滅村學到什麼,這不可能容許這樣的開發行為再發生,然而小林滅村,卻啟動了1200億的「重建計畫」,政府部門毫不遲疑用人民的錢來開這條滅絕之路。
400年來,若有台灣生態史,將是一部愚人自殺史。億萬年的演化,出現了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經過400年的開發,台灣將成為罪惡的醜陋之島。在自然史上,只是一瞬間的事,台灣又會回復美麗容顏,因為那時候已經沒有醜陋的台灣人了。
11月25日行政院八八水災重建委員會開會,原住民的八八自救聯盟,和小林村災民到行政院抗議,當然沒有結果。
錢都被用到蓋這種不可能的路上,救濟災民的錢當然不見了。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在這條路上,盡頭是滅絕。
如果山有神,祂也會為這片身上的傷痕哭泣。
從這片山川的情況看來,未來一場雨,就會再讓這片土地陷入滾滾濁流中。
從日前走過的荖濃溪的勤和村,越域引水的東口,土石已經把東口完全掩埋達20公尺深,這裡還比勤和村的情況好些,但也已經把水源都覆沒。
有道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看來到了高屏溪山窮水盡,政府還是不死心地糟塌我們的土地山林。
台灣人無以復加的糟塌天地山川蘊育的大地,竟被台灣人如此糟塌,終必遭天譴。
原來浩浩湯湯的楠梓仙溪,今天只剩下一坯黃土。
原本是相當平靜的楠梓仙溪,現在成為一條暴怒的河,看起來死了,但下一次雨,祂就會成為一頭凶猛的暴龍,展現天地不仁的威力。
下一次來,這片山頭可能又會變樣了。
再看到那棵孤伶伶的檳榔樹,別忘了這裡在2009年8月9日埋清晨活埋了500人。
雖然小林村滅村已經過了快4個月,但是天地之間仍充滿了悲愴的氣息。
在小林村原址上,地上整齊的插著金屬棒,並連著電線,中央大學研究人員在探測電位差。
這位來此已工作2個多月的研究員表示,這裡的數據變動非常大,顯示地質非常不穩定。國外進口的儀器,在這裡經常出現「爆表」的現象,因為沒有其他地方有些巨大變異的地質。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鞍輪名山的崩塌地,和一片黃土覆蓋的獻肚山,以及被覆沒的小林村,和現在苟延殘喘的楠梓仙溪(旗山溪)。從這裡,的從河的東岸(原小林村所在地)跨過涵管搭的便橋過溪。前面拍攝的照片,就是經過那片獻肚山驚人的崩塌地。
在這裡,原有小林村的房子,被山崩的土石從東岸打到西岸這裡,約有600-800公尺遠。
聽說過了溪,便道可以通往那瑪夏,我想如有機會,應該進去看一看。
在前方兩座山形成的隘口,就是8月9日清晨形成堰塞湖的地方,由鞍輪名山的崩塌,形成數十公尺高的土壩,被大水沖破,土石流從天而降。
站在這裡想像8月7日到10日之間,這裡的山河變色,比任何科幻災難片更可怕。
我們粗暴對天地,天地必定更粗暴的對待我們。
許多人把「天地不仁」當成天地是殘暴的,其實老子《道德經》真正的意思,「不仁」是無為之意,是「超越仁」,這也是我們今天應該讓天地山川順其自然而為,而不應該人為過度的干預。
從伐木造林,開墾山林,造橋鋪路,到越域引水,我們干預天地的自然之道已經太多了,這500條人命,還不能提醒我們嗎?
雖然是中午時分,楠梓仙溪的水從山上而來,帶著山中的寒意。
潺潺溪水從腳下的涵管流過,看起來很溫馴,但下場雨,這裡又不見了。
這些大石頭,有些像公共汽車那麼大,都是從對面的山上跑下來的,距離有6-7公里。
這裡其實已經被填高了20公尺以上。
高屏溪上游改道,是下一次更大滅絕的開端。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小林村特別嚴重?其實從土石崩落的情況,勤和村要比小林村的量更大,荖濃溪比楠梓仙溪更嚴重,但因為小林村的500條人命,使得小林村被特別關注。事實上從衛星照片看來,越域引水半徑5公里的崩塌都非常嚴重。
右邊的綠色卡車,其實是一輛貨櫃車大小的卡車,忙著載運漂流木。在小林村滅村的場景下,格外怵目。
這次的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的特別預算是1200億元,而土石流帶來的砂石,以及漂流木其實都是財富,其市場價格遠超過1200億元。
過去因為角度的關係,只能看到鞍輪名山的左側面,現在可以看到鞍輪名山和下面的獻肚山的關係。而前面拍攝的路正是從這片崩塌地上開過去的。
我想信颱風是台灣之所以成為美麗之島的原因,如果沒有颱風,台灣就不會出現如此多采多姿的自然風采。
目前台灣90%以上的崩塌都是自然的,如果沒有崩塌,台灣在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板塊的擠壓下,可能已經高達上萬公尺,因為有不斷的崩塌,才能形成西部平原。
這是西岸的路,沿著河床開的,一路上躺著漂流木,下面還有小林村民和他們的房子、車子。
兩山相夾之處,會經形成一個巨大的堰塞湖,約40分鐘後崩潰,沖垮了下游的甲仙大橋,和許多其他的橋樑。
「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新約詩篇第二十三
雖然我非基督徒,但有感於天地之氣
沿溪行,便道上了山坡,從這個角度可以再看到小林村。
這岸的這些竹子也是倖存的,其實這邊的山崩的也很厲害。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整座山頭都夷為平地。
從這裡到太子宮約有2公里,沒有生機。
因為當年沿著楠梓仙溪河谷建了21號公路,小林村聚落就在這裡安身立命,相安無事近百年,一夕滅村。
其實溪兩岸的路都非常危險。
地質已極不穩定,還要硬開這些路,接下來牽動更大的土石流、山崩,道理就這麼簡單。
因為21號公路在小林村這段斷了,那瑪夏鄉的居民要進出,就要開路。
這樣的藉口,可以嗎?
投胎可能快一點。
原本以為這條河床便道,比較輕簡單一些,但是走下去才發現,這條路更為困難。
一片狼藉的溪岸,如果沒有即時的復育,就會有更大的災難。
這條河床已經比原來高了幾十公尺,基本上楠梓仙溪已經改道了。
相信人定勝天的工程單位,其實不可能抵擋自然的力量。
在溪西岸的這條路,繼續破壞了山林,讓僅存的植被再受摧殘。
這景象讓我更相信台灣沙漠化的可能。
兩岸的崩土石崩落,完成了未來無數堰塞湖的材料。
這片山頭上的還有部份樹木,但兩邊已經明顯有土石流的痕跡,看來這一片在不久後也會崩塌。
當年野狼機車的廣告是「我從山林來」。未來台灣還有山林嗎?
我騎著這輛野狼,踏勘現場。
這條路開得險,走得也險。
經過九二一地震,越域引水爆炸震動,原本脆弱的地質更不堪一擊,在這裡開路,是活得不耐煩了。
對面的鞍輪名山的山頭已經被雲霧掩蓋住了,仍可看到裸露的崩塌地。
一般都是從北向南看小林村,這是由北向南看小林村,當時這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堰塞湖。
接下來共有8張照片是以環景攝影的方式拍攝。可以讓大家有一個比較清楚現場的照片。
環影攝影-2
環影攝影-3
環影攝影-4
環影攝影-5
環影攝影-6
環影攝影-7
環景攝影-8
美麗寶島竟成洪荒。
這片山不久前才呑噬了500人。
經過科學訓練的人,總不願被人認迷信,但在這裡,我寧可迷信山水是有靈的。
我相信報應,只是不知何時。
有人說這樣的土質實在不堪一擊,用怪手一挖就剷平了。
其實不堪一擊的是我們人類。
自然的力量是最大的,這裡經過驚天動地的巨變,但只要沒有人類的干擾,就會有綠色的草附生上來。
從這角度可以看到獻肚山上面。
由此進,可去那瑪夏。
這樣的荒漠,在台灣是很少見的。
在這一路上,看到崩塌是常態。有綠樹反而稀有。
P1130175
對面還有一些綠,但後面就是穿越獻肚山的路。
看近一點
還不太清楚
剛才在對面看到的怪手,從這裡又可以看見了。
我用最長的鏡頭,可以看到怪手「很辛苦」工作。若不小心,怪手也會摔下懸崖。
這條路就在隨時會崩的山邊開過。
用肉眼來看,這個區域是非常不穩定的,可是還要開路。
這裡現在看起來距楠梓仙溪有20-30公尺高,但是8月9日當天,這裡的水淹到和對面的獻肚山一樣高,然後堰塞湖決堤。多大的水,多大的土石流,多大的山崩!
小林村倖存者一直談論鞍輪名山山崩後形成的堰塞湖,這就是當形形成堰塞湖的瓶頸。現在已經看不出堰塞湖的樣子,但地上殘留的竹子,證明100多天前確有大水在此淹過。
這座山壁應該是被大水沖刷削平的。而路就順著這個山壁開過來。
2005年越域引水動工後,2007年的幾次颱風,2008年卡玫基颱風大竹坑就發生土石流事件,這已經是一個警訊,但是這些都沒有給居民和政府相關單位帶來應有的警惕。
這一系列的崩山、土石流,造就出了月世界。
(環景攝影-2)
(環景攝影-3)
連續4張的環景攝影,可以看到周圍的情境。
在遠方的一點,就是太子宮(圖右中的小白點),這大約可以看到小林村被山崩土石吞沒的全景。
可以看到崩落與覆蓋的紋理。
這張照片顯示出對面的21號公路已經崩坍且被土石覆蓋,圖中央黃色的怪手試圖越過獻肚山開鑿出一條路,河對岸,另一條路也在開闢,而楠梓仙溪已剩下土石的覆蓋,基本上看不出路、溪之間的關係了。
新的21號道路是以45度的斜角開下來,未來這條路怎麼走?
3年前,越域引水還沒有施工時,這裡原是林木茂密的森林。
越域引水工程,像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金毛獅王謝遜的「七傷拳」,一拳打出,樹只震了一下,過了幾天,樹就枯死了。
「七傷拳」先傷已,後傷人,在越域引水工程中,傷已傷人。東西兩段的越域引水工程,讓中央山脈玉山、阿里山受到重創,像是在台灣的脊樑上打了一根鋼釘。
先有瓦斯爆炸,死了2名工人,後來8月8日在勤和村的工地,死了14人,8月9日更活埋了小林村500人,若加上半徑10公里相關的,如新開部落28人等,超過600條人命活祭。
不祥的凶兆,和死去數百條的人命,加上山中的樹靈與野生動物的亡靈,在這片河谷中縈繞不去。
從這角度看獻肚山,像是一頭倒伏的雄獅。
無語問蒼天
獻肚山、大竹坑、21號公路,以及西岸的便道。
順著大竹坑而下,怪手正在開路。
這條路和電影「喜馬拉亞」中,藏人趕著犛牛越過高原的路差不多。
這是為了那瑪夏鄉3千多位居民而修的路嗎?
我強烈懷疑,這是為了越域引水復工而修的路。
西岸的便道也是在蟆軟的土石上建的,隨時可能崩陷。
在拍攝時照相機不小心從手中掉了下來,形成了這樣的一幅照片,或許下次地震颱風,這裡會出現這景象。
黃土蛋糕
黃土蛋糕
黃土蛋糕
黃土蛋糕
要不要賭,這房子何時倒?
在這裡開路很容易,怪手挖一下,再壓一下,就成了。
這條路上不斷有大卡車進出,載砂石的、漂流木的。
這條路很彎曲。
這角度看到大竹坑,過去因很多竹子而得名,現在竹子所剩無幾。
小林隧道還完整。
隧道後一片崩塌
事實是小林村的倖存者都不在小林隧道附近,因為小林村通往小林隧道的路,在8月8日就因大竹坑土石流斷了,小林村當時還安然無恙,不會有人冒險逃往隧道。
就算新21號公路翻過獻肚山,連接原21號公路,這一段看起來還好,但往後過了隧道的路還是被土石掩埋著,路基也沒有了。
繼續向前走
怪手還在努力工作
小時候看拉蔻兒薇芝的「大洪荒」電影,場景差不多。
前面有2個人,很難得見到。
近拍小林隧道。
小林村民看到這些照片,問到看見了一棟鄰居的房子嗎?果然有一棟已經被土石流砸得差不多的房子。
從這個角度看對岸的大竹坑,開這路有什麼意義?
雖然過了100多天,可是楠梓仙溪的水還是相當混濁,顯示上游仍有土石尚未穩定。
楠梓仙溪現在已經成為一條小河,人可以渡過去,對岸這一小段的21號公路還算是完整。
向前行
這個吊橋已經被摧毀了。
原來的吊橋是跨越溪谷的,現在已經沒有溪谷了,因為已被土石填平。
我騎的野狼沒有涉水功能,只能望水興歎,今天只能到這裡了。如果人要涉水而過,走去那瑪夏鄉,恐怕要好4小時以上才能來回。
雖然現在楠梓仙溪淺淺的,但是8月7日祂顯示過祂的威力,這樣的小河,雨一來,就成一條狂暴的怒龍。
在這裡休息一下,看看有哪些人走這條路。
工程人員如是說,便橋通了,就可進入那瑪夏鄉。
清風徐來,好一個幽靜的午後。
過了小林隧道後,就沒有看到對面的路,不知道是通往哪裡,停下來四處張望,看到對岸的水泥構造物,竟是21號道路的路基。
沒有路基的路更不用提了。未來通往那瑪夏的路是沒有路基的。
隨時會成為這樣的路
在這路上,多險難,多少臥虎藏龍。
沁涼的溪水,濯我足,野狼只能在路上。
不識水性的我,還是不用冒險涉水。
很難想像它原來是什麼模樣的。
殘破的路基
來了輛大卡車
看他怎麼過河
加緊馬力
下水
一鼓作氣
中途不能停
過來了
大卡車過後,填底的石頭又移動了
水還是流著
P1130255
再看一看路基
又來一輛小的卡車
小卡車上還是載了些東西
又來了一輛公路局的大卡車
算是到些一遊了。
下一次來,可以進入那瑪夏鄉了。
回頭走了一點,發現小林隧道的另一個出口(北口),已經被土石埋了一半,而且開口就在河床上。
回程時,走上山路的小徑,這些小徑是居民的農業路,竟通往了南極天宮。
南極天宮
這也可以看出來,山上並非不能住人,不能開發,而是住多少人,如何開發。先民與原住民的智慧順天而為,沒有過度開發,就能頤養天年。
如果這樣的路可以走小車,和摩托車,就能解決大多數的生活所需,何需偌大的「替代道路」?
回程決定走一走河床路,看能走哪裡去。
雖然值錢的漂流木已早被人撿走,留下來的,仍然非常可觀。
這裡的河床已經被墊高好幾十公尺了。
因為匯流了幾條野溪的水,楠梓仙溪霍然變寬了許多。
值得注意的,這些野溪原來是很小的。
這是拉漂流木的怪手
山已成癩痢頭
把河道上的石頭清開就成了路
一路向甲仙開去
因為好多天沒下雨,路成了沙子,車一開過去,就沙塵滿天。
這也像是沙漠。
這幾年流行「生態工法」,這是我隆過最大的謊言,生態工法,應該是什麼都不做,而不是用大量水泥、植草布披上去。
台灣面臨到400年史上最大的河川改道,我們應該還路於河。
這棵香蕉不知是從哪裡被沖過來的,竟也能落地生根,展現它的生命力。
後面有一片香蕉園。
天地本來就是無為而治的,萬物可以自在的生活發展。
天地如果不能無為而治,遭殃的是生靈百姓。
現在才21世紀的第一個十年,竟出現這樣世紀末的景象。
斷橋|斷樹
前面這一片是黑色的沙,就像蓋房子的沙。
這些砂石都是從很遠的地方沖下來的,從肉眼常識判斷,有各種不同的地質。
我們無法改變這樣的天地,我們只能順應,若是逆天而為,只是人類受害。
常有人說「大地反撲」,我想沒這回事,大地只是做祂想做的,河川只是走祂想走的路,祂們沒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念頭。人類必須了解天地的易理,守經達變。
在這裡,我們當然要抱怨政府,因為政府拿了我們的稅金,可是在上下交征利,貪污和錯誤決策交織,天地仁得很,官員也仁得很。
沒有。因為現在是民主國家,不應該有「王法」,而是我們的憲法。我們的政府、人民真正了解我們的憲法了嗎?在憲法層次上我錯誤,會反映在土地上的。
破碎的山川,都是政治造成的。政客讓政治變得很齷齪,讓好人不想碰政治,他們正可以竭澤而漁,如果我們拒絕關心政治,就是掘了子孫的墳墓,讓政客繼續為所欲為。
官僚口口聲聲「依法行政」,完全忘了法律是保障人民而設計的,不能保護人民的「依法行政」是官僚的屁眼發出的聲音。越域引水造成小林村和附近的人民被活埋,這是官僚殺人。我主張人民可以以暴易暴,以非常的手段給官僚殺人體系當頭棒喝。
台灣的民主來得容易而廉價,大家並不知道珍惜,所以幾千塊就可以買到一票,金錢與權力結合,左右了政治,但這條路非得走下去。
現在數百條人命,已經讓這裡滿地紅了。
雖然行政院長劉兆玄下台,水利署長陳伸賢下台,但是有誰真正為了越域引水而負起責任呢?好好重新審視越域引水的必要性、可行性、安全性呢?
如果沒有強烈的行動,越域引水還會動工的。600多條冤魂會瞑目嗎?
我們的政府不能保障人民,人民只能自已來保護自己。這手段包括了流血自力救濟。
人類若不了解自己的族群是自然的一部分,就不可能長久的生存在地球上。地球經過46億年的發展,形成一個適合人居住生活的環境,人類短暫的歷史,竟養成短視自大的態度面對自然。
這裡的水較淺,機車可以渡河。
很高興聽到南台灣年底到下個月會缺水,旱象已露,幸災樂禍也。
台灣遭此旱災,是人禍,不是天災。
我相信一定會有旱災。而且會很嚴重。
水災可以逃,旱災沒水比水災更可怕。
台灣的水一噸才7-8元,可以說是最便宜的生活必需品,大家都浪費。浪費倒也罷了,還把水源破碳怠盡。
自作孽不可活,人民有權選出總統、縣市長,和鄉鎮長,但是卻沒有能力阻擋官商勾結與錯誤決策的政客與官僚。
從溪床上越過一段淺灘,上得岸上,竟進入了一片漂流木的集中場。
在光天化日之下,應該很容易查證。
很快,又有人在河灘地上種起作物。整整齊齊的一大片。
的確,河床變得更寬了,獲得更多的「可耕地」。
The End
用更大的滅絕來掩蓋前面的災難 — 小林村的重建之路
Jay Fang
Author: Jay Fang (ID: 6579)
Posted: 2009-11-25 23:33 GMT+00:00
Mileage: 83.18 km
(1 rating)
Tags: Motorcycling, Extreme, 小林村
Views: 1562
Share
Embed this trip
Click here to load all photos (321)

2009年8月9日上午6:09,小林村後方的鞍輪名山崩山,標高1370公尺的鞍輪名山山頭崩塌,巨大的山崩,下方的小林村第10鄰至18鄰,被瞬間土石掩沒,居民、房舍無一倖免,只剩下第9鄰的47人,和第19鄰的5人倖免於難。小林村第9至19鄰原來的人口約為500人,90%的人口在這次土石流中罹難。

有些照片是以環景攝影方式合成,放在Picasa網頁下,如果讀者不會合成環景照片,可以自以下網頁取得 http://picasaweb.google.com/UnitedTianmu/DGgmJG#

我的文字與照片只保留出版營利的版權,如果是不營利的教學、傳播、分享,都歡迎使用。

2009年11月25日,我再進入小林村,後方的獻肚上已經被公路局開闢新的9馬路,但這條路幾乎是一條不可能的道路。把後方的山頭完全開腸破肚,只要一有大雨,就是一場災難。

小林村已經被新開的路包圍起來,看起來完全像是在黃土高原上的感覺。

原台21線,從小林通往那瑪夏(原三民鄉)的路,在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後消失迨盡,原本這條路就不該建,現在只是實現當初反對開發者的預言。

然而現在公路局又繼續開路,而且是經過極為不穩定的山區,完全沒有學到教訓。

我們正目睹下一次的山崩與土石流,再把路摧毀,而這段時間,會有更多的鄉民進入,未來再次發生滅村事件。

數億元的工程經費,若發給那瑪夏鄉民、小林村居民,讓他們在安全的地點重建家園,有何不可?竟要再浪費在這樣只有破壞自然,傷害人命的工程上,有何意義?

從甲仙到小林
從甲仙到小林,原來是台21號公路,約13公里,但現在21號公路甲仙到小林段,經過近旗山溪河床部分的道路已被八八水災沖垮,,必須經由縣道進入。
沿路的破碎山河
雖然已經在3個月內到小林村8次,但每一次都被破碎的山河所震懾,原來據說是青翠的山巒,現在都顯露出猙獰的面目,越來越有月世界的子。
河灘上的長橋
河上灘上的一條矮長的橋,已經可以通車到對岸,但未來大水若沖來,已會垮。
小林替代道路
台21線的替代道路在一路上都有指標,引我走去小林。
遙遙歸鄉路
小林村倖存的52人中,有部份決定居住在杉林鄉月眉村慈濟興建的「永久屋」,但仍有十戶左右想回到小林村第1至8鄰的五里埔。
這是什麼?
在進入五里埔的一戶人家,門口放了一塊石頭,上面刻了2個連起的洞,有些神秘,不知是什麼宗教的象徵。
當地人告訴我,其實這是這戶人家用來養蜂的,去山上把一蜜蜂窩搬下來,放進石孔中,外面蓋上木板,就成了蜜蜂的新家。
小林人的處境有點像蜜蜂嗎?從山上滅村被移到杉林鄉的組合屋,等著新的永久屋,或是大善人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提出來的「有機農場」。
檢舉違規開發山坡地
山坡地開發一定是在光天化日下的,不可能在房間裡秘密進行。政府有衛星、農林航照所定期的攝影,以及直升機空中攝影,還有許多河川巡守隊、警察、林務人員,違規開發山坡地,舉發需要公權力,都是政府的工作,但無人執行,其實後面的官商勾結不言可喻。
而最大的水土保持破壞者不是別人,而是政府。
鐵皮工寮
在台灣各地,鐵皮工寮無所不在,只要有人,就有鐵皮屋。
進入五里埔
從甲仙進入小林村的前端(南面),是第1至8鄰的五里埔,2009年11月25日中午,天氣晴,進入五里埔時,小林村上方的鞍輪名山崩塌赫然映入眼簾,過了1百多天,景象還是非常驚悚。
小林村、五里埔
小林村有兩個主要的聚落,五里埔是小林村的前段,在一面台地上,在戶籍上是第1鄰至第8鄰,在八八水災時受災較輕。發生土石流與山崩的是忠義路段的第9到19鄰。
稀落的果樹
每天面對埋了5百人的崩塌地,誰還有心情工作、生活?因為天氣不好,莫拉克颱風之後,農作物也生長不好,台21線旁的一戶農家,果樹稀落。
午後低垂的雲
山區一過午後,山上的雲嵐就開始壓下來,漸漸整片山都會被雲霧覆蓋。
荒廢的農田
依照通過的《莫拉克颱風及八八水災重建條例》,政府可以徵收民間土地,供災民家園重建之用。而小林村民要的不只是一棟房子,還有可以耕種的土地。而五里埔的地重新規劃,成為新小林村重建的耕地,是非常重要的。
破碎的山顏
據村民表示,這片在旗山溪西岸的山,是這兩年崩塌的,而且越來越大。
小林村的經典映象
許多人都看過從這一個地點拍攝的小林村災後景象,我來了幾次,第一次有很大的水,很難通過。很難想象,還有4百多人,和一百九十多戶房子壓在這些土石之下。
現在水退了,這裡已經像是一片小戈壁。
隨時有下一場災難
現在看起來一片死寂的河灘,未來還有災難。
中央大學的地質調查團
在這片荒漠中,竟有一頂小帳蓬,原來是中央大學的研究人員,來此進行地質變化的調查。
過去發生了什麼?未來會如何?
聽了許多災民的口述,還原、重建了一小部份的現場,面對這片無語大地,給我什麼啟示?
一條很絕…很絕…的路
遠眺小林村殘存的太子宮,這是47位倖存者聚集、逃出的地方,他們在8月9日上午6:10分後,陸續手腳並用攀爬上後面的山坡,年紀大的有八十幾歲的,小的還在襁褓中,一路連滾帶爬,互相幫助,到後面的平台上第了3天2夜,也獲救。
而現在一條寬大的土路,正後太子宮後方穿過,一直通往獻肚山,這是新台21線。
這條路只能用一個「絕」字來形容。
消滅剩下的1%
小林村可以被人憑弔的建物,只剩下太子宮和幾棵高高的檳榔樹,和山坡上的一片雜木林、竹林,只剩下1%的小林村。
後面的崩塌地,非常壯觀,而公路局竟要在這片鬆軟的土層上興建一條馬路,直通下一站那瑪夏鄉。
下一站:滅絕
路是人走出來的,包括「死路」
這都是納稅人的錢
看到在黃土堆上的路,都是用我們納的稅,他們去作孽。
天佑台灣個屁
不同的宗教都來小林村現場進行各式法會、儀式。
各路神佛都來保佑台灣了嗎?
台灣人這樣惡搞,再慈悲的神佛都會遺棄台灣的。
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活
第一次來小林時,我會經開玩笑,說是來「驗收成果」。過去20多年來,看到台灣瘋狂的「開發」,就預言會有一次比一次重大的毀滅性災難對準台灣而來。這預言不幸言中。
可是真的到了小林村,看到5百條人命,和自然生靈,在一夕間成為死亡之地,真的沒有任何開玩笑的心情了。
通往滅絕之路
這條路,沒有工程評估,沒有工程圖,沒有工程預算,沒有水土保持,沒有環境影響評估,不需考慮任何法律,也不用公告招標。
因為台灣立法院在2009年8月26日,通過了《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災後重建條例》,毀棄了一切保護生態環境的法規,通過了1200億元的「特別預算」,也不受預算法舉債上限的限制。
這條路什麼都沒有,就是有錢……
錢不能帶來幸福,只有滅絕!
太子宮後方的「康莊大道」
左下方就是太子宮,8月9日上午6點多,小林村倖存者通過這裡,逃命。
現在已經是一條大馬路穿過,右邊的山壁隨時可能崩塌。
小巫而已
這還是小巫,後面還有更多的大巫。
這些土堆,可以埋掉太子宮
路邊的土堆十分鬆軟,風吹草動,下方的太子宮就不保了。
常識比科學、專業更重要
政府常把科學、專業來搪塞人民的問題,我們要問,何為科學?何為專業?這樣開路科學嗎?專業嗎?
如果科學與專業不能造福人類、社會,這和希特勒的種族淨化論有何不同?
人民只需要常識就夠了,因為所有的常識是「科學與專業的結晶」,人類文化的共識。
當時小林村的房子都被山崩打到對岸
究竟8月9日上午的山崩威力有多大,沒有人估算過,但是目擊者都說,靠河左岸的房子,都被打到河的右岸,這張晚面對的對面。
這些倖存的樹
在八八水災後,小林村獻肚山還有一些倖存的樹,但是現在卻被怪手剷平,看來天災好躲,人禍難逃。
什麼機器在這裡都很小
這條路有多寬?請注意看,有沒有看到角落的那台壓路機?
草草祭拜
台灣人一點也不慎終追遠,什麼好東西都會被當成垃圾。
家屬祭拜逝去的親人後,就一走了之,留下垃圾。
什麼樣的人民,有什麼樣的政府;什麼樣的政府,有什麼樣的人民。
回頭看一眼
繼續和北方走,回頭看一看。
比較原來的樣子
在Google Earth的3D模式上,可以看到小林村東面的獻肚山是一面青綠的樹林,可是現在已被土覆蓋,再開了馬路。
沿山壁而開路
完全沒有水土保持
這不是之前崩的,是現在人挖的
在沒有水土保持計畫下,就任意開路,這是通往災難的「任意門」
山坡上倖存的綠也不保
人和自然是一體的,小林村的災民今天的遭遇,和這些樹木很像。
逃過了天災,逃不了人禍。
隨時崩塌
要不要賭一把,下一次何時會崩落?
崩落下小林
這片崩落,毫無疑問,是崩向河床。
崩山之外還是崩山
這片崩山的後方,還有一大片更大的崩山。
換一個角度看看
在這次旅程中,有許多張片是一點連續拍攝的,可以用Panorama(環景 )方式結合起來看。
不知這山頭原有多高
現在看起來是一座山丘,但不知道8月9日前它有多高。
在崩山上開路
沙丘上的城堡不可靠,在崩塌地上開路,更是愚不可及。
蜿蜒崎曲
這條路沒有施工圖,隨時有即興的創作,有路就走。
需要多少水泥?
看到大面積裸露的山壁,未來一定用水泥包起來。
這面包得住嗎?
更多的水泥!
還要更多的水泥
趕快買水泥業的股票吧!
繼續走
看起來,這條路真的是通往崩塌。
路邊的砂石堆
這些砂石堆,像是隔音牆一樣高。
回頭再拍一張
一路走下去
看到的土石真是這輩子最多的一次
回頭看來時路
這條路是從原來的八號橋開過來的,在照片右上三分之一的一棵檳榔樹(很小)就是太子宮。
再向前看
沒有希望的路
這條路沒有路基,沒有規劃,就是硬蓋。
這很像美國牛肉輸入、和中國的MOU、ECFA等,原來可以好好規劃,好好設計的,都不管了,就是蠻乾。
開發大西北?
旅居中國大陸時,2000年提出「西北大開發」,看到許多像這樣的開路照片,在西北黃土高原上。
這還是寶島台灣嗎?
這些張照片,如果你不知道這個網頁的標題,你認為會在哪裡?
我們都有很好的機會成為難民
不要以為小林村離我們很遠,就不用擔心。
別忘了統治小林村的,和統治我們的,是一樣的政府,他們對人對事的態度、心態、手法是一致的。
謀財害命的政府
遠跳鞍輪名山最高的崩塌點,離越域引水工區只有3公里遠。
200多億元的工程,害了6、7百條人命啊!
這些土活埋了小林村
這些土哪裡來的?都是越域引水開山炸山,讓旗山斷層崩裂,再加上大雨的沖刷、浸蝕,整座山崩下來。
自然的生命力
這些土堆上,已經開始長了新草,未來3年如果沒有攪動,會是青翠一片。但下面還是隨時會崩潰的堆積土層。
為什麼要蓋這條路?
這條路要通往那瑪夏鄉,可是那瑪夏鄉只有800多戶,3500人,南沙魯村(原民族村)滅村後,只有20戶還在爭取遷回,人口又再流失,為什麼要蓋這麼大的路?
山崩的力量
8月9日上午6:09,這裡不知道有多少土石經過這裡,「萬馬奔騰」也不足以形容,比大巴士還大的石頭,由1300多公尺的鞍輪名山崩落下來。
對面山上的鬼爪印
這裡應該是獻肚山的最高點,看到對面的山上有兩條巨大山崩的痕跡,一條像是被鏈鋸鋸過的傷痕,右邊大面的,像是一個原住民的人形圖騰,又像是一個鬼爪印。
標高500多公尺,向下砸200公尺
小林村標高370公尺,大石從這裡砸下,重力加速度,讓下方小林村100多戶無一倖免。巨大的力量,把房子推到800公尺的河對岸。
近看鞍輪名山
鞍輪名山原來的標高是1370公尺,現在剩下800-900公尺,山頂已被雲霧蓋住,隱約仍可看到頂處的淺色雲母與石英的反射。
原來這裡是旗山斷層經過,經過地震、越域引水工程炸山震動,再加上大雨,就造成了小林滅村的慘案。
鞍輪名山的對面鬼爪印
鞍輪名山屬玉山山脈,越過下面的旗山溪,正對面是阿里山山脈,也有巨大的崩塌。形成恐怖的鬼爪印。
接上一張的環景攝影
再接上一張
再接上一張
小形堰塞湖
這幾年「堰塞湖」忽然流行起來,就是山崩、土石流後形成的阻擋,將水蓄積起來。
眼前這一小片「堰塞湖」只有十幾公尺寬,幾十公分深,不算什麼。
堰塞湖模型
堰塞湖如果有過多的水進入,可能把土石溶解,大量蓄積的水瞬間沖下,就像抽水馬桶一樣,水的力量瞬間釋放,產生巨大的水的沖力,下游的人民生命財產就遭殃了。
就在崩落的土石上開路
因為這一片都是崩山下來的土石,十分鬆,路可以開得又寬又直,看起來很好,但是是非常不負責任的路,未來山雨一來,又要再修路了。
還可以看到對面山上的鬼爪印
再騎了一段路,鬼爪印似乎是如影隨行。
全世界最「勇敢」的路
向前再過一個小丘,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到這條馬路的工程有多麼「浩大」。
工人午休
此時是中午,工人停下來吃便當,休息一下再幹活。
其實這是一個非常脆弱的路
這條路基本上是無中生有的,沒有設計,憑著感覺不斷挖下去。
快到路的盡頭
這裡停了很多輛車,都是工程人員的
從這裡繞下去,還有更驚險的
看了前面的景象,已經夠驚人的,再繞過這土丘,還有更厲害的。
向下走
過了土丘,就看到一條向下成40度的下坡,又急又彎。
另一個拍攝角度
旁邊的土石隨時崩落
靠近一點看土石有多鬆
可能比家裡的肉鬆還要鬆。
周圍都是土石流的通路
這條路是開在土石流上的
大竹溪
這裡原來是小林村的「大竹溪」,過去一直相安無事,但是3年前越域引水動工後,前年和去年都發生土石流。
8月8日大竹溪又發生土石流
小林村(北面)第16至18鄰,在8月8日就發生土石流,村長和村民以及330怪手出動,清除土石流,土石流就從大竹溪上游沖下來。
土石匯流
這裡土石流雖然嚴重,但並未造成小林村的死傷,而是後面的鞍輪名山崩塌,造成500人喪生的滅村慘案。
結果土石流的責任,就無人追究了。
原來這是一片青翠的山林
過去林務局的「造林」,先砍伐了原生的森林,後來補植人工林,依照村民描述,1960年代王永慶的台林公司就在這裡伐木,也可說是小林村滅村的遠因之一。
環景1
為了讓大家更能看清楚,以3張環景攝影拍攝。
環景2
環景3
稀疏的植被
這裡的植被本來就很稀疏了。而水土保持不進行上面的復育工作,只在下面進行水土保持工事,現在什麼都沒有了。
愚蠢沒有盡頭
走到這裡,真的是沒有太多話要說了,因為無法再形容台灣人的愚蠢。
這條路的盡頭
前面的幾張照片只是說明大竹溪土石流問題的根源,而路還要走下去。
開路的怪手
「安全第一」這樣的字在這裡顯得非常刺眼。
螳臂擋車
最近幾次進入荖濃溪、楠梓仙溪(現名旗山溪),高屏溪上游,過去總認為怪手是非常巨大的,但在這裡,怪手都變得很渺小。
洪水來時
這棟房子現在離溪谷有近百公尺,8月9日清晨,山崩形成堰塞湖,水幾乎要淹到這些房舍。
怪手在鬆軟陡峭的山坡開路
這樣的景象很少見,一不小心怪手都會滑下山坡。
怪手背上的字
岳飛的母親在他背上刺了「精忠報國」,怪手背上寫的是「安全第一」。
山丘上的怪手
山上的鬼爪印,都是怪手的傑作。這些怪手每輛重33噸,相當30輛小汽車的重量,價值500萬元。
山丘上的怪手
渺小的怪手,人類無盡的破壞。
山間的裂痕
不知道在地質上,這是什麼現象。
越域引水的傷痕?
在過去幾年中,居民發現獻度山上有許多新增的裂痕,大家懷疑是越域引水工程後的傷痕。
山原來不是這樣的
對面的山坡也出現崩裂,這還算是輕微的。
勤奮的怪手
因為土質相當鬆軟,怪手的工程進度很快,一天可以進數百公尺。
崩塌的近照
旗山溪兩岸都是崩潰的山巒。
走過的路
這條路沿著山壁而開,越過好幾個崩塌地。
對面崩塌的山巒
未來這裡肯定還會再崩塌。
工路局甲仙段
坐的是這段工程的監工,這項工程已經進行快兩個月了,在這裡工作其實既辛苦又危險。
折返
因為怪手還在努力工作,路尚未通,走到這裡,就要回頭。下次再來,可能可以走得更遠了。
上山容易下山難
這條路上來時還不算難,但回去下坡時,才發現相當陡峻,我騎野狼,必須靠一、二檔下山。
黃土高原
說這裡是黃土高原不為過吧。
土石流路徑圖
大家可以很容易看出未來即使不山崩,但土石流可以由此經過,開了路,永遠都有土石流。
台灣沙漠化
台灣在北迴歸線上,若不是中央山脈,台灣將是沙漠島,我們現在正目睹台灣沙化的演替過程。
青山將不在
如果我們從小林滅村學到什麼,這不可能容許這樣的開發行為再發生,然而小林滅村,卻啟動了1200億的「重建計畫」,政府部門毫不遲疑用人民的錢來開這條滅絕之路。
為台灣生態破壞史作見證
400年來,若有台灣生態史,將是一部愚人自殺史。億萬年的演化,出現了福爾摩沙美麗之島,經過400年的開發,台灣將成為罪惡的醜陋之島。在自然史上,只是一瞬間的事,台灣又會回復美麗容顏,因為那時候已經沒有醜陋的台灣人了。
他們只要一條回家的路
11月25日行政院八八水災重建委員會開會,原住民的八八自救聯盟,和小林村災民到行政院抗議,當然沒有結果。
錢都被用到蓋這種不可能的路上,救濟災民的錢當然不見了。
路的盡頭
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
在這條路上,盡頭是滅絕。
山神哭泣
如果山有神,祂也會為這片身上的傷痕哭泣。
青依不在
從這片山川的情況看來,未來一場雨,就會再讓這片土地陷入滾滾濁流中。
高屏溪上游的乾涸
從日前走過的荖濃溪的勤和村,越域引水的東口,土石已經把東口完全掩埋達20公尺深,這裡還比勤和村的情況好些,但也已經把水源都覆沒。
山窮水盡
有道是不到黃河心不死,看來到了高屏溪山窮水盡,政府還是不死心地糟塌我們的土地山林。
望天地有靈,天譴台灣人
台灣人無以復加的糟塌天地山川蘊育的大地,竟被台灣人如此糟塌,終必遭天譴。
一坯黃土
原來浩浩湯湯的楠梓仙溪,今天只剩下一坯黃土。
下一次雨
原本是相當平靜的楠梓仙溪,現在成為一條暴怒的河,看起來死了,但下一次雨,祂就會成為一頭凶猛的暴龍,展現天地不仁的威力。
記住這片山頭
下一次來,這片山頭可能又會變樣了。
小林村的遺址
再看到那棵孤伶伶的檳榔樹,別忘了這裡在2009年8月9日埋清晨活埋了500人。
天地同悲
雖然小林村滅村已經過了快4個月,但是天地之間仍充滿了悲愴的氣息。
地質調查
在小林村原址上,地上整齊的插著金屬棒,並連著電線,中央大學研究人員在探測電位差。
不穩定的地質
這位來此已工作2個多月的研究員表示,這裡的數據變動非常大,顯示地質非常不穩定。國外進口的儀器,在這裡經常出現「爆表」的現象,因為沒有其他地方有些巨大變異的地質。
過楠梓仙溪(連續5張環景攝景)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鞍輪名山的崩塌地,和一片黃土覆蓋的獻肚山,以及被覆沒的小林村,和現在苟延殘喘的楠梓仙溪(旗山溪)。從這裡,的從河的東岸(原小林村所在地)跨過涵管搭的便橋過溪。前面拍攝的照片,就是經過那片獻肚山驚人的崩塌地。
溪的西岸
在這裡,原有小林村的房子,被山崩的土石從東岸打到西岸這裡,約有600-800公尺遠。
過溪再往上游
聽說過了溪,便道可以通往那瑪夏,我想如有機會,應該進去看一看。
設想當時的堰塞湖潰決
在前方兩座山形成的隘口,就是8月9日清晨形成堰塞湖的地方,由鞍輪名山的崩塌,形成數十公尺高的土壩,被大水沖破,土石流從天而降。
平靜的楠梓仙溪
站在這裡想像8月7日到10日之間,這裡的山河變色,比任何科幻災難片更可怕。
粗暴
我們粗暴對天地,天地必定更粗暴的對待我們。
天地不仁真正的意義
許多人把「天地不仁」當成天地是殘暴的,其實老子《道德經》真正的意思,「不仁」是無為之意,是「超越仁」,這也是我們今天應該讓天地山川順其自然而為,而不應該人為過度的干預。
過度干預天地自然的結果
從伐木造林,開墾山林,造橋鋪路,到越域引水,我們干預天地的自然之道已經太多了,這500條人命,還不能提醒我們嗎?
帶著寒意的溪水
雖然是中午時分,楠梓仙溪的水從山上而來,帶著山中的寒意。
溪水從涵管橋下流過
潺潺溪水從腳下的涵管流過,看起來很溫馴,但下場雨,這裡又不見了。
對面山上來的石頭
這些大石頭,有些像公共汽車那麼大,都是從對面的山上跑下來的,距離有6-7公里。
這裡其實已經被填高了20公尺以上。
填平的河床
高屏溪上游改道,是下一次更大滅絕的開端。
不只是小林村
很多人問我,是不是小林村特別嚴重?其實從土石崩落的情況,勤和村要比小林村的量更大,荖濃溪比楠梓仙溪更嚴重,但因為小林村的500條人命,使得小林村被特別關注。事實上從衛星照片看來,越域引水半徑5公里的崩塌都非常嚴重。
穿梭的工程車輛
右邊的綠色卡車,其實是一輛貨櫃車大小的卡車,忙著載運漂流木。在小林村滅村的場景下,格外怵目。
颱風是災難還是財富?
這次的莫拉克颱風與八八水災的特別預算是1200億元,而土石流帶來的砂石,以及漂流木其實都是財富,其市場價格遠超過1200億元。
清楚看到鞍輪名山的崩塌
過去因為角度的關係,只能看到鞍輪名山的左側面,現在可以看到鞍輪名山和下面的獻肚山的關係。而前面拍攝的路正是從這片崩塌地上開過去的。
重新思考颱風的意義
我想信颱風是台灣之所以成為美麗之島的原因,如果沒有颱風,台灣就不會出現如此多采多姿的自然風采。
重新思考崩塌
目前台灣90%以上的崩塌都是自然的,如果沒有崩塌,台灣在歐亞板塊和菲律賓板塊的擠壓下,可能已經高達上萬公尺,因為有不斷的崩塌,才能形成西部平原。
楠梓仙溪對面的路
這是西岸的路,沿著河床開的,一路上躺著漂流木,下面還有小林村民和他們的房子、車子。
近看堰塞湖的隘口
兩山相夾之處,會經形成一個巨大的堰塞湖,約40分鐘後崩潰,沖垮了下游的甲仙大橋,和許多其他的橋樑。
死亡幽谷
「雖然行過死陰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新約詩篇第二十三
雖然我非基督徒,但有感於天地之氣
爬上小林村對面的山坡
沿溪行,便道上了山坡,從這個角度可以再看到小林村。
竹林之間
這岸的這些竹子也是倖存的,其實這邊的山崩的也很厲害。
整座山的崩塌
從這個角度,可以看到整座山頭都夷為平地。
滅絕的景象
從這裡到太子宮約有2公里,沒有生機。
小林村原來就在行水區
因為當年沿著楠梓仙溪河谷建了21號公路,小林村聚落就在這裡安身立命,相安無事近百年,一夕滅村。
對面的路多險峻!
其實溪兩岸的路都非常危險。
想像下一場災難
地質已極不穩定,還要硬開這些路,接下來牽動更大的土石流、山崩,道理就這麼簡單。
從這樣的路回家?!
因為21號公路在小林村這段斷了,那瑪夏鄉的居民要進出,就要開路。
這樣的藉口,可以嗎?
回家還是去投胎?
投胎可能快一點。
這一條比上一條更險!
原本以為這條河床便道,比較輕簡單一些,但是走下去才發現,這條路更為困難。
楠梓仙溪兩岸
一片狼藉的溪岸,如果沒有即時的復育,就會有更大的災難。
填高的河床
這條河床已經比原來高了幾十公尺,基本上楠梓仙溪已經改道了。
螳臂擋車的工程
相信人定勝天的工程單位,其實不可能抵擋自然的力量。
撕裂山林的路
在溪西岸的這條路,繼續破壞了山林,讓僅存的植被再受摧殘。
台灣沙漠化源頭
這景象讓我更相信台灣沙漠化的可能。
準備下一次堰塞湖
兩岸的崩土石崩落,完成了未來無數堰塞湖的材料。
等著崩坍
這片山頭上的還有部份樹木,但兩邊已經明顯有土石流的痕跡,看來這一片在不久後也會崩塌。
我從山林來的「野狼」
當年野狼機車的廣告是「我從山林來」。未來台灣還有山林嗎?
我騎著這輛野狼,踏勘現場。
險路
這條路開得險,走得也險。
隨時坍塌
經過九二一地震,越域引水爆炸震動,原本脆弱的地質更不堪一擊,在這裡開路,是活得不耐煩了。
另一個角度看鞍輪名山
對面的鞍輪名山的山頭已經被雲霧掩蓋住了,仍可看到裸露的崩塌地。
從北向南看小林村
一般都是從北向南看小林村,這是由北向南看小林村,當時這裡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堰塞湖。
環影攝影-1
接下來共有8張照片是以環景攝影的方式拍攝。可以讓大家有一個比較清楚現場的照片。
環影攝影-2
環影攝影-3
環影攝影-4
環影攝影-5
環影攝影-6
環影攝影-7
環景攝影-8
洪荒世界
美麗寶島竟成洪荒。
山像蟄伏中的巨獸
這片山不久前才呑噬了500人。
不願迷信的迷信
經過科學訓練的人,總不願被人認迷信,但在這裡,我寧可迷信山水是有靈的。
天地報應
我相信報應,只是不知何時。
不堪一擊
有人說這樣的土質實在不堪一擊,用怪手一挖就剷平了。
其實不堪一擊的是我們人類。
自然演替
自然的力量是最大的,這裡經過驚天動地的巨變,但只要沒有人類的干擾,就會有綠色的草附生上來。
獻肚山
從這角度可以看到獻肚山上面。
向北行
由此進,可去那瑪夏。
此去疑無路
這樣的荒漠,在台灣是很少見的。
無數的崩塌
在這一路上,看到崩塌是常態。有綠樹反而稀有。
P1130175
對面的路
對面還有一些綠,但後面就是穿越獻肚山的路。
看近一點
還不太清楚
看到怪手了
剛才在對面看到的怪手,從這裡又可以看見了。
怪手都快摔倒了
我用最長的鏡頭,可以看到怪手「很辛苦」工作。若不小心,怪手也會摔下懸崖。
這樣開路的
這條路就在隨時會